电话:18917900070

被告人黄某某涉嫌贪污罪一案辩护词

浏览数量:14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11-01      来源:本站

被告人黄某某涉嫌贪污罪一案辩护词

浏览数量:0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5-11      来源:本站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黄某某之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辩护人。通过查阅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及参加庭审,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贪污罪持有异议,并认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贪污公款90万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根据本案实及相关法律规定,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
一、本案争议的焦点有四:
1.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所购设备之权属问题?
2.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是否有权从某厂获取设备使用费?
3.如被告人黄某某等人确应获得租赁收益,如何确定收益数额?
4.涉案90万元款项之性质?
    解决了上述焦点问题,被告人黄某某之行为是否构成贪污罪的问题亦便迎刃而解。为了厘清案件事实,辩护人将根据控方提交的证据材料一一阐释上述焦点问题,以供合议庭对被告人之行为评议时予以参考。
(一)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集资购买设备之权属问题?
    涉案设备的权属问题是解决被告人之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首要问题,通过分析本案证据材料,辩护人认为涉案设备系黄某某等人共有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1、黄某某等人拥有涉案设备之产权具有事实依据。
    虽然对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购买设备的行为存在多种称谓:如个人集资、单位集资、个人投资等,但无论何种称谓,均不能改变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通过个人集资购买设备,并获取收益的主观意图,亦不能改变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拥有所购设备之产权的客观事实,辩护人将从以下方面说明此问题:
1)被告人黄某某之口供证实其与李某等人对涉案设备享有产权。
2)集资人李某等人证言证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对涉案设备拥有产权。
    证人李某等人作为集资人对其集资购买设备的真实意图最具发言权,其证言证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购买设备的真实意图在于通过个人集资购买的设备使某厂摆脱经营困境,并从企业使用该设备产生的经济效益中获得收益。
3)《某厂募集资金生产自救实施方案》及《某厂募集资金生产自救实施方案(补充)》证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对涉案设备拥有产权。
    辩护人详尽研究了被告人黄某某地向某厂上级单位天重工业园提交的《某厂募集资金生产自救实施方案》及《某厂募集资金生产自救实施方案(补充)》,并注意到该两份募集资金实施方案无一例外地载明:“个人自主承担分险和收益”、“个人投资仍然采用风险自担的原则”,试问如果被告人黄某某等人的投资款系单位集资、单位借款,黄某某等人便仅仅是债权人,其无需承担任何风险,企业无论盈亏均应偿还借款本息,集资人个人缘何要承担分险呢?由此足见被告人黄某某等人的集资款并非单位集资、单位借款,而系个人集资、个人投资,否则各集资人断然不会认可“个人自主承担分险”的责任承担方式。
4)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签《技术开发投资合作合同》证实黄某某等人对涉案设备拥有产权。
    辩护人详尽分析研究了被告人黄某某、各投资人及某厂在集资前所签三方协议《技术开发投资合作合同》,注意到该八份合同均载明:“全体投资人按各自所占比例分担分险和收益”、“在履行本合同的过程中,确因现有水平和条件难以克服的技术困难,导致研究开发部分、全部失败所造成的损失,由投资人按个人所占比例对部分或全部损失承担分险责任”。同理,如果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集款项系单位集资、单位借款,黄某某等人便仅仅是债权人,其无需承担任何风险,而本案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却要承担投资不利的风险,某厂作为合同第三方亦认可此种责任承担方式,足见被告人黄某某等人的集资款并非单位集资或单位借款,而系个人集资、个人投资,所购设备之产权由集资人共有。
5)设备发票证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对涉案设备拥有产权。
    虽然本案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具有个人集资购买设备的主观意图,但由于各投资人缺乏会计常识,将所有集资款上交某厂帐户,并通过某厂帐户以某厂名义购买了涉案设备,后因工业园区领导孙某提出:“我对他说,你得体现出来时你们个人的,不体现,还是制品厂的…”(07.1.31),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方才恍然大悟,并向设备厂家提出了更换设备发票的要求,可见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始终具有个人集资购买设备,个人享有产权的主观意图,否则其断然不会再花大力气更换设备发票。
6)某厂职工的上访材料及某厂职工代表大会的相关材料均证实某厂所购空分设备之产权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共有。
1.天重某厂职工代表大会材料《关于我厂实施生产自救吸纳个人投资上马KDON-400/200P空分设备的情况说明》(05.8) 
2.天重某厂职工代表大会《关于企业改制过程中配合清产核资、资产评估工作的郑重声明》(05.8) 
3.天重某厂职工致天津市信访办公室的信函(05.6.10) 
4.天津市某厂《<关于推进我厂产权制度改革>职工代表大会第二届第三次大会决议》(05.10)
5.《全体职工第二次上访要点》(05.11.9)
6.某厂职工第五次上访材料《关于企业重组的意见》(06.3.2) 
    综上,上述材料均证实涉案空分设备系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购买,各投资人对该设备享有所有权,鉴于以上材料均形成于案发前,且均为某厂职代会文件,足见被告人黄某某等八人集资购买设备、个人享有产权的事实早已得到某厂职工的认可。
7)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购买设备,并对所购设备拥有产权的事实已得到某厂上级单位的认同。
1.某厂上级单位天重工业园主任孙某于2007年1月13日证实:“同意他们这么搞,同意职工个人集资买设备。” 、“买的时候按气体名称买的…我对他说,你得体现出来时你们个人的,不体现,还是制品厂的…”。
2.某厂的上级单位天津机电工业控股集团改组部副部长张某于2007年1月22日证实:这个我听说黄某某他们集资买过空气机设备…重组中,这些个人的设备不再重组范围…
3.江天重工总经理赵某于2006年3月29日证实:这些设备不在重组评估范围内,不属于气体制品厂资产,天重工业园认可这些设备是黄某某他们个人的,我也认为这是黄某某他们个人的。
2、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对涉案设备拥有产权具有法律依据。
    根据被告人供述,及证人李某、朱某某等人证言,被告人黄某某于2004年8月发起个人投资、“生产自救”活动,并与各投资人签署《技术开发投资合作合同》后,投资人李某等人于2004年10月至2005年3月间共集资125万元用于购买企业生产急需的空分设备,可见所购设备款项完全来源于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某厂相关收据予以证实)。据此,依照1993年12月21日《国有资产产权界定和产权纠纷处理暂行办法》之“谁投资,谁拥有产权”的产权界定基本原则,涉案设备的所有权显然归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有。
    综上,无论从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的初衷分析,抑或是从购买涉案设备的资金来源分析,涉案设备之产权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共有均具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仅如此,被告人黄某某等人个人集资购买设备、个人享有产权的事实得到了某厂职工及某厂上级单位天重工业园、天津机电工业控股集团、江天重工的有关领导的认可,故辨护人认为应当确认涉案设备之产权归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有。
(二)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是否有权从某厂使用涉案设备产生的收益中获益?
    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是否有权从某厂的经营收益中获益是认定被告人黄某某之行为是否构成贪污罪的又一焦点。如被告人黄某某无权从某厂经营收益中获益,则无须争辩,被告人之行为显然构成贪污犯罪,但如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有权获益,那么其行为显然不能认定为贪污。通过分析本案证据材料,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有权,且应当从某厂使用涉案设备产生的收益中获利。
1、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有权从某厂的经营收益中获取收益。
1)被告人黄某某等人获取收益具有法律依据:
    依照《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及《物权法》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所有权人对所有物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然本案涉案设备之产权虽系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有,但该设备却长期由某厂占有、使用、收益,黄某某等人并未从中获得任何收益,显然其所有权权益未能得到实现,故被告人黄某某等人依法有权从某厂的经营收益中获得利益。
2)被告人黄某某等人从某厂获得收益有事实依据。
    根据发起人黄某某、各投资人及某厂在集资前所签三方协议《技术开发投资合作合同》,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购买设备,并投入某厂的生产经营后,某厂应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当年一年期贷款利息支付股息,并在完成国家或公司章程规定的各项扣除后,按照投资人共同商定的可分配利润向各投资人支付红利,由各投资人按投资比例进行分红。本案中,某厂除向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支付总计6.7万元的股息外(按中国人民银行当年一年期贷款利息支付股息),并未按照合同确定的义务向各投资人支付红利,故某厂之行为有悖三方协议确定的义务,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有权从该厂获得利益。
2、某厂使用涉案设备获得巨大收益,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应当从中获益。
    辩护人详尽分析、研究了某厂2004年度与2005年度的财务帐、会计报表等资料,发现某厂在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购买的设备投入运营前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企业财务入不敷出,而在新设备投产后的2005年度,各项经济效益均有大幅度增加。据粗略统计,某厂在05年度的主要经济效益比04年度增加394.7万余元(包括涉案90万元),其中职工公司、保险等福利待遇增加51万余元,固定资产投资及相关费用增加143万余元,企业利润及相关费用增加达84万元,税金增加值达26.7万余元。进入2006年度后,企业经济效益更加好转,不仅提前完成了200万元的利润指标,职工福利待遇亦要高于所述企业江天重工。可见,被告人黄某某等人集资购买的设备为某厂创造了巨额利润,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有权,也应当从某厂获得相应的收益,否则将有悖民法之权利义务相对等的原则。
(三)如被告人黄某某等人确应获得收益,如何确定收益数额?
    如前所述,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有权,且应当从某厂的收益中获得利益,那么究竟应如何确定收益数额呢?辩护人认为应当按照发起人黄某某、各投资人及某厂之间的三方协议《技术开发投资合作合同》确定,即投资人之投资收益包括股息和红利,其中红利指“企业完成国家或公司章程规定的各项扣除后,经投资人共同商定的可分配利润按照投资人的投资比例进行分红”。据此,本案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得收益亦应该按照投资人共同商定的可分配利润予以确定。
    为了取得各投资人应得的收益,本案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委托某厂法律顾问--津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勇起草了《租赁协议》,依照该协议约定,某厂在2005年3月至2006年3月期间应向黄某某等设备所有权人支付20万元/月的设备使用费。该约定显系各投资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技术开发投资合作合同》的约定,故应按此约定确定投资人应当获得的收益数额。
(四)涉案90万元款项的性质为何?
1、涉案90万元款项均属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应得的收益。
    被告人黄某某及其他各投资人对涉案90万元款项各有不同称谓,有称红利者,有称集资款者,亦有称租金者,然无论何种称谓,均不能改变涉案90万元款项系各投资人应得收益的性质。
    如前所述,某厂应当按照《租赁协议》的约定,以20万元/月(2005年3月至2006年3月期间)的标准向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支付租金。由于涉案设备自2005年6月29日始投入某厂的运营,故截至黄某某等人于2005年11月29日从某厂划出85万元时止,某厂应向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支付5个月,共计100万元的租金;如截至某厂被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承包日止(2006年3月30),某厂应向投资人黄某某等人支付9个月,共计180万元的租金,而本案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收获得收益总额为90万元,远远低于合同约定。故涉案90万元款项均应视为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所应得的收益。
2、退一步讲,即便不能认定涉案90万元均系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应得的收益,亦无法认定被告人黄某某涉嫌贪污的具体数额。
    即便控方对此种设备使用费的计算方式持有异议,也不能否认被告人有权从某厂的收益中获得部分利益的事实。既然如此,控方如要指控被告人贪污涉案款项,必然需要从中减去被告人应得的收益,而控方并未查清涉案90万元款项中,哪些为被告人所贪污,哪些为被告人应得的收益,故控方在确认被告人涉嫌贪污的公款数额上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由于刑事诉讼的严格证据规则要求各证据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使得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达到确实、充分的要求,并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本案现有证据足以认定涉案90万元款项中必然存在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应得的收益,而现有证据又不足以认定被告人黄某某所涉嫌贪污的具体数额,故本着疑罪从无的现代刑法理念,不应认定被告人贪污涉案款项。
二、起诉书所指控被告人黄某某贪污90万元公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人黄某某之行为不能构成贪污犯罪。
(一)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起犯罪,即指控被告人黄某某贪污85万元公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某某等人于2005年11月29日虚构租赁费的名义贪污85万元公款,对此辩护人持有异议,并认为该85万元租赁费是客观存在的,应予认定,且被告人黄某某之行未不符合贪污犯罪之主、客观要件,其行为不能构成贪污罪。
1、被告人黄某某主观上不具有贪污之犯罪故意。
    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之规定,贪污犯罪之行为人在主观上需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之犯罪目的。如前所述,本案被告人黄某某有权、且应当从某厂获得设备使用收益,其显然不具有,亦无须具有非法占有涉案款项的目的,故被告人黄某某主观上不具有贪污之犯罪故意。
2、被告人黄某某之行未亦不符合贪污犯罪之客观要件。
    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之规定,贪污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实施了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本案被告人黄某某等人虽利用其他企业从某厂帐上划出了85万元设备使用费,但究其原因在于某厂向各投资人支付设备使用费后,各投资人需要向某厂开具相应发票,而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显然无法以个人名义给某厂开具发票,只能通过其他企业开具发票。故被告人黄某某等人虽借用他人名义收取设备租赁费,但其所获收益系其应得收益,其并未实施了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其行为不符合贪污犯罪之客观要件。
(二)起诉书指控的第二、三、四起犯罪,即指控被告人分三次贪污5万元公款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某某分别于2006年5月25日、2006年6月30日、2006年7月27日将5万元公款打入开沅商贸有限公司帐户的事实不持异议,但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某某贪污该笔款项持有异议。
1、被告人黄某某在此时不具有贪污罪之主体资格,其行为不能构成贪污犯罪。
1)被告人黄某某任职的天津某厂名为国有实为私营。
    根据某厂的上级单位天津市鑫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江天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于2005年11月2日签署的《天津市天重江天特钢有限公司增资框架协议》,以及天津市江天重工有限公司与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分别于2006年3月9日、2006年3月30日签署的《某厂整体并入天重江天工贸有限公司实行独立承包经营和内部股份合作意向书》和《承包合同》,天津市某厂已于2006年1月1日整体并入江天重工,且某厂自2006年1月1日起向江天重工上缴利润。后因某厂具有经营气体的特种营业执照,而江天重工并无此种资质,故至今保留了天重气体的主体资格。可见,某厂自2006年1月1日始名为国有实为私营。
2)被告人黄某某于2006年5月1日与江天重工签订劳动合同,自此被告人黄某某不再具有国有单位工作人员身份。
    天津市天重某厂整体并入江天重工后,被告人黄某某于2006年5月1日与天津市天重江天重工有限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自此被告人黄某某显然已成为私营企业江天重工的职工,不再具有国有单位聘用制干部身份。
3)起诉书指控的第二、三、四项犯罪均发生于2006年5月1日后,此事被告人黄某某不再具有国有单位工作人员身份。
    如前所述,被告人黄某某所在单位已非国有单位,而其本身亦与私营企业江天重工签订劳动合同,故至迟自2006年5月1日始,被告人黄某某不再具有国有单位工作人员身份。而起诉书指控的第二、三、四项犯罪均发生于2006年5月1日后,故被告人黄某某显然不具备贪污犯罪的主体资格。
    基于上述分析,鉴于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发生在某厂性质变更、被告人黄某某与私营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之后,故其不再具备《刑法》根据刑法第382条以及第93条之规定的贪污犯罪的主体资格,不应指控其贪污涉案5万元投资款。
2、即便被告人具有贪污犯罪的主体资格,该5万元款项亦不能视为被告人贪污所得。
    如前所述,截至2007年3月,某厂依法应向被告人黄某某等人支付共计180万元设备租赁费,然被告人黄某某等人从某厂所得的全部收益不过90万元,与其应得的收益相差甚远。可见,某厂尚拖欠被告人黄某某等人设备使用费,该5万元亦应计入被告人黄某某等人应得的设备使用费中,不应视为被被告人黄某某所贪污。
    综上所述,被告人黄某某之行为不符合贪污犯罪的主客观要件,其行为不能构成贪污罪,且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黄某某犯贪污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故辩护人请求合议庭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之规定,判决宣告被告人黄某某无罪,以体现疑罪从无的现代刑法理念。 
    此致
某人民法院
                  


上海刑事辩护办公地点
联系我们
手机: 18917900070
邮箱:xingxianzhong@vtlaw.cn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32层
微信:18917900070 (刑事律师)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上海刑事辩护网  沪ICP备202003354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