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18917900070

侯某某涉嫌盗窃、抢劫一案辩护词

浏览数量:0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11-01      来源:本站

侯某某涉嫌盗窃、抢劫一案辩护词

浏览数量:3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5-11      来源:本站


(被告人侯某某涉嫌盗窃、抢劫一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侯某某之亲属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我们担任侯某某的辩护人。通过查阅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及参加庭审,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侯某某犯盗窃罪、抢劫罪持有异议。现根据本案事实及有关法律规定,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请求合议庭对侯某某的行为评定时予以考虑。
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侯某某伙同任某某等10余人于2001年8月12日盗窃天津某高尔夫俱乐部,证据不足。
    依照《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肩负着国家控诉职能的公诉机关承担对其指控的犯罪的证明责任。为此,公诉机关提交了六组控诉证据,但涉及被告人侯某某是否参与盗窃高尔夫俱乐部(以下简称高尔夫俱乐部)的证据仅有以下四组:
①证人证言:高尔夫俱乐部主管赵某某、出纳勾某、保安蒋某;
②相关书证:某人民法院(2001)*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某人民法院(2004)*刑一终字第**号刑事判决书。
③同案犯供述:任某某、彭某某;
④被告人供述。
    那么,上述证据果真能证明被告人参与盗窃高尔夫俱乐部吗?通过分析、研究上述证据材料,辩护人认为公诉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尚
不足以证实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盗窃案。
(一)证人赵某某、勾某、蒋某的证言。
    此三人仅能证实高尔夫俱乐部的被盗财物,并不能证实何人实施盗窃,更不能指证被告人侯某某参与盗窃。
(二)相关书证:某人民法院(2001)*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某人民法院(2004)*刑一终字第**号刑事判决书,均未认定被告人侯某某参与盗窃高尔夫俱乐部。
1、某人民法院(2001)*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彭某某、秦某某、王明明等10余人参与盗窃高尔夫俱乐部,但并未认定侯某某参与此次盗窃。
2、某人民法院(2004)*刑一终字第**号刑事判决书判决确认任某某、谢某某等人盗窃高尔夫俱乐部,但亦未认定王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盗窃。
(三)同案犯任某某、彭某某供述。
    由于被告人侯某某本人否认参与此次犯罪,那么证明其是否参与犯罪的重要证据就只有同案犯任某某与彭某某的供述,然通过分析此二人供述,我们并不能必然得出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的结论。
1、依照同案犯彭某某供述,被告人侯某某并未参与此次盗窃。
    根据卷宗材料,彭某某分别于2002年6月8日、2002年6月18日、2002年7月6日三次供述了盗窃高尔夫俱乐部的同伙,但均未提到侯某某参与此次盗窃。且侦查机关于2006年10月25日、2007年1月22日两次讯问彭某某时,其亦未指证侯某某参与此次盗窃案。  
    彭某某自称认识被告人(卷69页),那么如果被告人参与此次犯罪,其必然知晓,且没有任何理由替侯某某隐瞒(彭某某曾供述侯某某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而彭某某却在五次供述中均未提到侯某某此人。可见,被告人侯某某并未参与此次犯罪。
2、同案犯任某某关于被告人参与此次盗窃的供述具有随意性。
    同案犯任某某到案后,多次交待了其他同案犯在本案中的作用,如秦某某(用改锥把楼门捅开)、彭某某(弄开财务室)、秦某某(打开保险柜,并主持分赃)、王明明、侯某某等(参与分赃)(卷25页)。但令辩护人不解的是,既然被告人侯某某参与了此次犯罪,而任某某又认识被告人,那么任某某理应对侯某某在本案中的作用有所了解,然其仅仅很随意的提及同伙中有被告人侯某某,而对于侯某某在本案中的作用只字未提,使得辩护人不得不怀疑其供述的真实性。
(四)被告人侯某某否认参与盗窃高尔夫俱乐部。
    本案被告人侯某某从到案当天到今天庭审,始终否认参与此次盗窃,且辩护人注意到被告人侯某某的所有六次供述都极为稳定,未发现有任何反复、矛盾之处,故其供述可信度极高。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
刑罚”之规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时,方可判决被告人有罪。本案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的证据仅有同案犯任某某供述,且其供述与同案犯彭某某的供述相矛盾。可见,认定本案被告人有罪的证据远未到达充分确实的要求,依照孤证不能定罪的刑事证据规则,不能仅凭任某某一人供述对被告人侯某某定罪量刑。 
二、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侯某某伙同彭某某、谢某某、任某某等10余人于2001年11月2日抢劫某路政支队,证据不足。
    纵观全案,公诉机关所提供的六组控诉证据中,涉及被告人侯某某是否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以下简称某路政支队)的证据包括四组:
①证人证言:某路政支队财务出纳朱某、干部郑某某、保安刘某,及天津市某管理所职工麻某某、刘昌;
②相关书证:某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1)青*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某人民法院(2004)*刑一终字第**号刑事判决书;
③同案犯供述:任某某、彭某某、李伟、谢某某;
④被告人供述。
    那么上述证据是否足以证明被告人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呢?通过分析、研究全案证据材料,辩护人以为上述证据并不能必然得出被告人参与此次犯罪的结论。
(一)证人朱某等人的证言不能证明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
    证人朱某、郑某某、刘某、麻某某、刘昌等人仅能证实案发当晚有十多人劫走某路政支队的保险柜,但并不知晓是何人实施抢劫,更不能指证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抢劫。
(二)相关书证:某人民法院(2001)*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某人民法院(2004)*刑一终字第**号刑事判决书,并未认定被告人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
1、某人民法院(2001)*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彭某某、谢某某、任某某等10余人抢劫某路政支队,但并未认定本案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
2、某人民法院(2004)*刑一终字第**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任某某、李伟、李周等人抢劫某路政支队,亦未认定本案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
(三)同案犯任某某、彭某某、李伟、谢某某等人的供述相互矛盾,不能认定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抢劫犯罪。
    由于被告人始终否认参与此次犯罪,那么认定其是否参与的证据就只有同案犯任某某、彭某某、李伟、谢某某等人的供述,然四犯供述却存在诸多矛盾,并不能必然得出被告人参与此次犯罪的结论。
1、同案犯任某某的供述前后矛盾,依法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
    同案犯任某某分别于2002年5月15日、2002年6月13日两次供述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但侦查机关于2007年1月23日对其再次讯问时,任某某断然否认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 “没有侯某某,他没有去”(补充卷)。可见,同案犯任某某之供述前后矛盾,依法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
辩护人再次提请合议庭注意:假使侯某某参与了此次犯罪,而任某某又自称认识侯某某,那么其必然对侯某某在本案中的作用有所了解。但事实上,任某某供述了其他同案犯在本案中的作用(秦某某提议、薛松撬门、彭某某、薛松和另外两人抬保险柜、薛松撬开保险柜、彭某某主持分赃),而对侯某某在本案中的作用只字未提,仅供述同伙中有侯某某。可见,此供述具有很大程度的随意性。
2、同案犯彭某某的供述具有很大程度的随意性、虚假性。
    彭某某曾供述侯某某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然侦查机关于2006年10月25日、2007年1月22日再次向其取证时,其却称:说不准侯某某是否参与此次抢劫,并称之所以供述侯某某是“为了快下队,警察怎么问我就怎么说”。可见,彭某某之供述前后矛盾,且具有很大程度的随意性、虚假性。
1)彭某某关于侯某某参与抢劫的供述存在矛盾,且具有随意性。
其一,彭某某对案发当晚的情形供述不一,且与同案犯谢某某、任某某、李伟的供述相矛盾。
    对于案发当晚情形,彭某某于2002年7月6日供称:“我和谢某某、谢铁举、侯某某去接长途汽车,侯某某曾让长途汽车帮着带点东西过来,我们在外环线接到车,后来碰到王明明、李春银一伙人”(卷65页),而其在此前、此后的所有供述中均未提到“当晚接长途汽车”,且同案犯谢某某、任某某、李周等人的供述中亦从未有相关供述。可见,彭某某的供述不仅前后矛盾,亦与其他同案犯的供述相矛盾。
其二、彭某某关于侯某某参与此案的供述具有随意性。
    同样,假使侯某某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而同案犯彭某某又自称认识被告人侯某某,那么其对侯某某在本案中的作用理应有所了解。但彭某某供述了同伙谢某某(提起犯意)、任某某、王明明(撬防盗门、分赃)等人在本案中的作用,而对侯某某在本案中的作用却只字未提,仅随意提及同伙中有侯某某,故其供述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2)同案犯彭某某于2006年10月25日、2007年1月22日两次供称不能确定侯某某是否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
    本案是决定同案犯彭某某终身命运的重大事件(其被某民法院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其对本案的印象应该是刻骨铭心的,且彭某某至今仍记得侯某某此人,那么其对于侯某某是否参与此次犯罪,亦应该是清楚的,然彭某某于2006年10月25日、2007年1月22日却两次供称不能确定侯某某是否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
3)关于彭某某供述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的原因。
    如前所述,同案犯彭某某虽曾供述侯某某参与犯罪,但现又称不能确定侯某某是否参与。对于其前后相矛盾的供述,彭某某称:“我们被抓住以后,我听说有侯某某这个人参与作案,所以我就将侯某某说出来了,实际上我对侯某某这个人不熟悉,我当时也是为了快下队,警察怎么问我就怎么说了,现在你们问我侯某某是否参与了什么案,我确实说不好了。”(补充卷)、“2001年11月份,我们10来个人在候台村暂住,我听说这10来个人中有一个男的叫侯某某,但具体那个人叫侯某某我说不准。”(卷70页)、“这10来个人中,有一个男的叫侯某某,这两次盗窃保险柜这人去没去,我说不准。”(卷70页)。
    可见,同案犯彭某某并非不记得侯某某是否参与犯罪,而是根本不知道谁叫侯某某,亦不知道侯某某是否参与犯罪,其之所以供述侯某某仅仅是“为了快下队,警察怎么问我就怎么说了”。
3、同案犯李伟否认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
    同案犯李伟自称认识被告人侯某某,且直到现在还能认出侯某某的照片(2006年11月2日,李伟辨认出侯某某的照片),而其所供述的同伙中并没有被告人侯某某。可见,被告人并未参与此次犯罪,否则同案犯李伟没有理由不供述被告人侯某某。
4、同案犯谢某某否认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
    同案犯谢某某自称认识侯某某,然而其所供述的同伙中亦没有被告人侯某某(卷72页),当侦查机关于2006年11月12日向其讯问侯某某是否参与此次犯罪时,其称:“我印象侯某某没有去”(卷74页)。可见,同案犯谢某某始终坚持被告人侯某某未参与此次犯罪。
(四)被告人侯某某否认参与此次犯罪。
    被告人在所有六次供述,及今天的庭审中始终坚持自己没有参与犯罪,且其所有供述无任何矛盾、反复之处,故其供述真实可信。
    基于上述分析,指控被告人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的证据仅有同案犯任某某、彭某某的供述,然此二人的供述不仅前后矛盾,且与同案犯谢某某、李伟的供述相矛盾。那么根据现有证据不能得出被告人必然参与抢劫某路政支队的结论,其未参与此次犯罪的可能性亦不能合理排除,故认定被告人侯某某参与此次犯罪的证据尚未到达确实充分的刑事证明标准,不应予以认定。
三、两次案发时,被告人均在河南省项城市李寨镇的家中。
    根据被告人侯某某供述,其自1991年始在天津打工,每年7月农忙季节回家乡河南省项城市。2001年7月,被告人侯某某按惯例回家准备秋收,后因老板薛山告诉其天津严查暂住证,薛山因没有暂住证被公安机关拘留、罚款,并告诉侯某某当年没有什么活干,让其过完春节再回天津,被告人侯某某直到2002年3月左右才回到天津。可见,案发时(2001年8月12日、2001年11月20日)被告人侯某某尚在家乡河南项城市,并无作案时间。
三、被告人从未躲避侦查、追捕,足以证实其未参与指控犯罪。
    假使被告人侯某某参与这两起犯罪,那么其必然得知彭某某、任某某、李伟、谢某某等人被处以重刑的消息,其必然会逃离天津,而事实上被告人始终在案发地某打工(其子王东伟于2004年2月14日在某区某医院出生,现在西某区某幼儿园上学),从未躲避公安机关侦查、追捕。可见,被告人因未参与任何犯罪,其内心坦荡,故未离开案发地。
    综上所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侯某某盗窃、抢劫犯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被告人未参与此次犯罪的合理可能性。辩护人请求合议庭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之规定,判决宣告被告人侯某某无罪,以体现疑罪从无的现代刑法理念。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某人民法院         


上海刑事辩护办公地点
联系我们
手机: 18917900070
邮箱:xingxianzhong@vtlaw.cn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32层
微信:18917900070 (刑事律师)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上海刑事辩护网  沪ICP备202003354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