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18917900070

赵某某涉嫌盗抢辩护词

浏览数量:2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11-01      来源:本站

赵某某涉嫌盗抢辩护词

浏览数量:4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5-11      来源:本站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赵某某之亲属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本人担任赵某某的辩护人。通过查阅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及参加庭审,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某犯盗窃罪持有异议,现根据本案事实及有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求合议庭对赵某某的行为评定时予以考虑。
一、被告人赵某某不具备盗窃犯罪的主观要件,不应认定其行为构成盗窃罪。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应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持有异议,并认为根据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出于保管目的将涉案财物装入包内的可能性不能合理排出。
(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本案争议的焦点显然在于被告人对涉案财物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而认定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关键又在于被害人蒋某某就涉案十八万现金的去向质问赵某某时,赵某某是否否认。为此,公诉机关提交了三组证据:
①被告人口供;
②被害人蒋某某、徐某某陈述;
③证人李某、陈某证言。
    然通过分析、研究上述证据材料,辩护人发现被告人口供、被害人蒋某某陈述、证人李某证言均证实被告人并未否认涉案款项在其包内的事实。
①被告人供称:“当时我发蒙了没有什么表示”(卷二第119);
②被害人蒋某某称:“当时我发现钱没有了后,我就问姓张的,姓张的只是呆呆的什么也没有说。”(卷一第11页);
③证人李某称:“赵某某当时支支吾吾,说不出整话,只是说:你别,你别,我没,我没…”;
    可见,本案直接当事方赵某某、蒋某某及证人李某均肯定赵某某未向被害人蒋某某否认钱在其包内的事实,那么仅凭被告人擅自将钱装入包内,及被害人将钱从其包内翻出的事实不足以认定被告人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二)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不能认定被告人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涉案款项的目的。
    对于通过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事实的效力,并无刑事立法予以确认,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明确予以确认: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三)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可见,立法者亦认可通过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的事实所具有的真实性,而恰恰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不能认定被告人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1、如涉案财物丢失,被告人赵某某系唯一嫌疑人,故其不可能产生非法占有目的。
    本案被告人赵某某是勘查蒋某某家被盗现场的唯一技术员,整个案发现场由其一人进行勘查,而被害人蒋某某又明确告知赵某某,其家中尚有现金,并让赵某某打开抽屉查看涉案款项。此种情况下,如该款项丢失,赵某某就是唯一的嫌疑人,这是任何一个具有正常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能意识到的问题,况且被告人赵某某曾就读于中国刑警学院,并具有四年刑警经历,他比任何人更能认识到这一点。故赵某某对该笔财产存在非法占有目的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2、被害人蒋某某质问赵某某涉案款项的去向时,被告人赵某某既无否认意思表示,亦无否认的必要。
    根据蒋某某证言,其发现现金丢失,第一反应就是质问赵某某,并拽住赵某某的衣服,显然蒋某某已经意识到钱肯定在赵某某身上。此时,任何一个具有正常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能意识到任何否认都不能改变钱在赵某某包内的事实,任何否认行为都是徒劳的,从事刑侦工作四年之久的赵某某亦完全能够意识到此点,故其根本无需否认,而事实上被告人赵某某亦并没有否认。
3、被告人尚未实际离开蒋家,其随时有可能将涉案款项归还。
    根据被告人口供及相关证人证言,被告人赵某某向蒋某某交待其所需带走的物品时,蒋某某发现涉案款项丢失,从而引发本案。如果蒋某某未发现财物丢失,那么在赵某某离开蒋家之前,被告人完全有可能,也有时间将涉案款项归还蒋家。
    且被告人赵某某在向事主交待其所需带走物品时,尚未将照相机放入照相机包内,亦未将照相机放在身边,足见被告人赵某某当时并未做好离开的准备。
    故被告人赵某某虽准备离开蒋家,但尚未做好离开的准备,亦未实际离开,其随时有可能归还涉案款项。
    基于上述分析,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被告人赵某某不可能对涉案款项产生非法占有目的,且其在离开蒋家之前将涉案款项归还被害人的可能性不能合理排出,故不能认定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三)被害人蒋某某的失控行为导致被告人未能及时将涉案财物的去向告知蒋某某。
    根据蒋某某本人陈述及证人证言,蒋某某发现涉案款项丢失后,情绪极为激动,几近失控,并不断拉扯被告人,根本没有给被告人解释的机会。而被告人看到蒋某某失控的表现后 “我一下子就蒙了”(卷二119页)、“姓张的只是呆呆的什么也没有说”(蒋某某证言,卷一11页),使得其未能及时将涉案财物的去向告知蒋某某。故被告人未能及时告知蒋某某并非出于非法占有目的。
(四)不能排除被告人赵某某出于保管目的,将涉案现金装入包内的合理可能。
    通过分析被告人赵某某的一系列客观行为,辩护人亦认为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可能,然辩护人注意到被告人赵某某的所有七次口供都极为稳定,始终坚持其将涉案现金装入包内,是出于保管的目的(其与同事李某、陈某不熟,怕他们拿钱),且本案存在的前述诸多疑点,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赵某某的口供具有一定合理性。
    综上,由于刑事诉讼的严格证据规则要求各证据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使得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达到确实、充分的要求,并排除一切合理怀疑。而本案被告人赵某某对涉案款项产生非法占有的目的的证据并不确实、充分,不能得出被告人必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唯一结论,且其具有保管涉案款项目的的可能性不能合理排除,本着疑罪从无的现代刑法理念,不应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二、退一步讲,即使被告人赵某某的行为构成犯罪,亦应构成侵占罪,而非盗窃犯罪。
    假使被告人对涉案款项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那么被告人赵某某的行为亦不构成盗窃罪,而更符合侵占罪的构成要件。
    根据《刑法》第270条之规定,所谓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或者他人的遗忘物、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行为。可见,侵占罪与盗窃罪都是以他人财物为对象,都侵犯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主观上都是出自故意,并都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这是二者的共同之处。但二者也有明显区别,著名刑法学家赵秉志教授在其著作《中国刑法案例与学理研究》分则篇(四)(见第359页)中对侵占罪与盗窃罪的区分有过经典论述,其认为:如果他人财物在行为人产生非法占有目的之前或之时已经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行为人将其非法占有而拒不退还或交出的,就可以成立侵占罪;反之,如果他人财物在行为人产生非法占有目的之前或之时处于行为人的控制范围之外,行为人采用秘密的方法将其非法占为己有的,就可以成立盗窃罪。可见,二者在犯罪对象、犯罪故意的产生时间等方面存在不同,通过分析研究这些区别,辩护人以为被告人赵某某的行为符合侵占犯罪的构成要件。
(一)从犯罪对象分析,被告人赵某某的行为构成侵占罪。
    依照刑法第270条之规定,本罪的犯罪对象只能是行为人在犯罪时已经持有(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而盗窃犯罪的对象只能是行为人在犯罪前并不持有的他人财物,这一差异应是区分侵占罪与盗窃罪的关键。那么,认定被告人赵某某行为构成何种犯罪的关键亦在于其所侵占的十八万元现金是否属于赵某某在犯罪时已经代为保管的财物。
1、关于“代为保管”的刑法学含义:
    赵秉志教授在其所著《中国刑法案例与学理研究》分则篇(四)中认为,所谓“代为保管”一般指行为人经原所有人或管理人委托授权而持有他人的财物,但虽未经原财物所有人或管理人的委托授权对其财物的持有也应包括在内(见359页)。而刑法第270条第二款(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规定的持有即指行为人未经原财物所有人或管理人的委托授权而自行持有他人之物。
2、被告人赵某某涉嫌侵占的十八万元现金属于其代为保管的财物。
    依照公安部《刑事案件现场勘查规则》第十条: “在勘查现场、
提取痕迹物证、检验尸体、访问群众以及采取紧急措施时,都必须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并遵守下列纪律:2.要保护现场公私财物,严防丢失,不能无故损坏现场上的任何物品.”,勘查人员对案发现场公私财物负有保管义务。
    本案被告人赵某某在案发时系天津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刑侦支队技术员,其是勘查蒋家被盗现场的唯一技术员,依法对现场财物负有保管义务。且被告人赵某某在到达案发现场时,事主蒋某某已经明确告知被告人,其家中还有现金,并打开存放现金的抽屉让被告人查看(见卷一第8页)。显然,被告人依法对涉案十八万现金具有保管义务,这种保管义务并非基于事主蒋某某委托授权,而是基于于法律规定。基于前述分析,这种未经财物所有人的委托授权而对其财物的保管,亦属于侵占罪所指向的“代为保管”之物。故涉案的十八万元现金应属被告人赵某某代为保管的财产,至于被告人而后是否产生非法占有目的,均不能改变其对这笔钱款所负的保管义务。可见,从犯罪对象分析,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侵占犯罪。
(二)从犯罪故意的产生时间分析,被告人保管涉案款项在前,侵占在后,符合侵占犯罪的特征。
    管他人财物之时或之后;盗窃犯罪的犯罪故意只能产生于非法获取他人财物之前。
    本案被告人赵某某到达案发现场,并进行勘查时,立即依法产生对案发现场所有财物的保管义务,即案发现场的所有财物均属于被告人赵某某在勘查过程中代为保管的财物。显然,此时的被告人不可能产生将涉案财物占为己有的犯罪故意,那么其产生将涉案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目的至少是在事主蒋某某带其查看这笔款项以后,而此时该财物已属被告人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可见,赵某某的犯罪故意产生于代为保管涉案财产之后,符合侵占犯罪的特征。
    基于上述分析,本案被告人即使产生非法占有目的,也是在涉案款项被其保管、控制之后,此时其所侵占的对象就属于“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依法只能构成侵占犯罪,而非盗窃犯罪。
三、侵占罪属于自诉案件,应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自诉案件包括:(一)告诉才处理的案件:4、侵占案”,可见侵占案属于告诉才处理的自诉案件,应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没有受害人的告诉,就不能启动诉讼程序。如前所述,本案被告人赵某某的行为符合侵占罪的构成要件,应该由被害人自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不应有公诉机关控诉。
    综上所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盗窃犯罪存在诸多疑点,根据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赵某某具有非法占有涉案款项的目的,即便勉强认定,亦不应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应告知被害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追究其侵占罪的刑事责任。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某人民法院


上海刑事辩护办公地点
联系我们
手机: 18917900070
邮箱:xingxianzhong@vtlaw.cn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32层
微信:18917900070 (刑事律师)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上海刑事辩护网  沪ICP备202003354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