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18917900070

高某某涉嫌故意杀人辩护词

浏览数量:28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11-01      来源:本站

高某某涉嫌故意杀人辩护词

浏览数量:1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5-11      来源:本站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高某某之亲属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我们担任高某某的辩护人。通过查阅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及参加庭审,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某某犯故意杀人罪不持异议,但认为其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现根据本案事实及有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求合议庭对被告人高某某的行为评定时予以考虑。
一、本案被告人高某某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
(一)被害人滑某存有重大过错,应依法对被告人高某某从轻处罚。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某某犯故意杀人罪不持异议,但认为本案被害人存有重大过错,其与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在案发前具有非法限制被告人高某某的人身自由、非法侵入被告人高某某的住宅,以及对被告人高某某进行威胁、恐吓的行为,且该行为涉嫌非法拘禁罪或非法侵入住宅罪。正是由于被害人的此种重大过错诱发了本案,故应依法对被告人高某某从轻处罚。
1、被害人滑某等人非法剥夺被告人高某某之人身自由,其行为涉嫌非法拘禁罪。
    根据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及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证言,本案被害人滑某和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存在非法剥夺被告人高某某之人身自由的行为,该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之规定,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1)主观方面,被害人滑某及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具有非法限制被告人高某某之人身自由的故意。
    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非法拘禁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根据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及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证言,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为向被告人高某某收取并未拖欠的房租(被告人高某某于2006年3月2日承租该房屋,依房租租赁合同应于2007年3月2日交纳3月至5月的房租),并因怀疑被告人高某某将出租房屋内的空调变卖,以 “怕高某某跑了”为由,先强迫被告人高某某带其与小张、郑某某等人深夜向高某某女友的父亲陈某某借钱,后迫使被告人高某某带其与小张等人前往千秋家电维修部。由于未能看到空调,被害人滑某又在权利人小秀离去的情况下,再次以“怕高某某逃跑” 为由,强行留宿于被告人高某某合法承租的房屋内,并用床堵住房门以限制被告人高某某的行动。可见,被害人滑某等人主观上具有限制被告人高某某人身自由的目的,符合非法拘禁犯罪的主观要件。
2)客观方面,被害人滑某、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实施了非法剥夺被告人高某某人身自由的行为。
    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非法拘禁罪在客观上表现为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的身体自由。行为人或是直接拘束人的身体,剥夺其身体活动自由,或是间接拘束人的身体,
剥夺其身体活动自曲,即将他人监禁于一定场所,使其不能或明显难以离开、逃出。
    根据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及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证言,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以“怕高某某跑了”为由,先强迫被告人高某某深夜向其女友的父亲陈某某借钱,后迫使被告人高某某带其前往千秋家电维修部,最后又强行留宿于被告人高某某屋内,并用床堵住房门以使被告人高某某不能离开。可见,被害人滑某等人的行为属于间接拘束被告人高某某的身体,剥夺其身体活动自由的行为,完全符合非法拘禁犯罪的客观表现。
①被害人滑某与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迫使被告人高某某深夜到其女友的父亲陈某某处借钱。
    据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及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证言,被害人滑某在被告人高某某并没有拖欠房租的情况下,逼迫被告人缴纳房租:“不行就弄之、办之”(证人小张语)。被告人高某某无奈之下于深夜十点三十分左右(证人王青春证实)前往其女友的父亲陈某某处借钱,而被害人滑某以“怕他跑了”为由(证人郑某某证实,卷33页),伙同小张、郑某某共同挟持被告人高某某前去借钱。
    辩护人以为即便被告人高某某拖欠房租,被害人滑某、小秀等人在能够获得公立救济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采用报警、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予以救济,而不应采取此种间接限制告人高某某人身自由的行为,况且被告人高某某并未拖欠房租。
    被告人高某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王姐他们态度很坚决,说当天必须拿到钱,我一看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就去找我对象的父亲陈某某借钱,我本打算一个人去,他们非得跟着……(卷117页)。
    证人小秀于2007年3月9日证实:我们就和高某某谈房费的事,最后高某某说找他岳父借钱,还我房费,于是高某某带着滑某、国强和过钱带来的一个人,去同高某某拿钱(卷14页)。
    证人小张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在滑某和高某某要钱时,我就在屋里溜达,并用吓唬的口气说:“不行就弄之、办之”,从旁边给高某某压力…高某某提出去他岳父那借钱…我和滑某、郑某某跟着… 找高某某的岳父要了2000块钱,我们又拉着高某某回到…出租房处…(卷21页)。
    证人郑某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我们怕他跑了,都要跟他去,高某某说身上没有那么多钱,让跟着他去取钱,我们怕他路上跑了,都要跟他去,高某某说跟的人太多,只让一个人跟着,后来决定由我、小张、滑某跟高某某去取钱。(卷33页)
    证人东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滑某、小张、郑某某就和那个租房的小伙子去他对象那拿钱去了(卷40页)
②被害人滑某、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迫使被告人高某某深夜带其前往千秋家电维修部。
    据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及证人小秀、郑某某、东子等人证言,被害人滑某因怀疑被告人高某某将王秀青所有的空调变卖,在深夜11时许(证人李超证实),迫使被告人高某某带其与小张等人前往千秋家电维修部。
    辩护人并不否认被告人高某某将王秀青所有的空调变卖的事实,但是被害人滑某等人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仅凭怀疑就迫使被告人滑某在深夜带其前往千秋家电维修部:“我说太晚了,当时已经晚上11点左右了,但他们不干,非要去,我没办法,就领着他们去我卖空调的电器铺”(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卷97页),其行为完全属于限制被告人高某某人身自由的行为。况且即便被告人高某某将空调变卖,被害人滑某等人亦完全可以采取公力手段救济,而不应自行采取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的手段。
    被告人高某某于2007年2月26日供述:滑某提出来要去看一下空调在哪,我说太晚了,当时已经晚上11点左右了,但他们不干,非要去,我没办法,就领着他们去我卖空调的电器铺。(卷97)
    证人小秀于2007年3月9日证实:他们回来,就说去看看空调在哪,这回我们这些人和高某某一块去的…(卷14)
    证人小张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滑某怀疑高某某把空调机卖了,就让高某某领着去修理空调的地点察看是否在修理……
    证人郑某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滑某…说高某某如果让他相信空调拿去修了,必须让他看到空调,高某某又带我们去一个修理空调的点看空调。(卷33)
    证人东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滑某就问那个租房的小伙子你把我们家空调拿哪儿去了,咱们去看看,之后我们几个人就一起下楼走到了…空调修理部…(卷40)
③被害人滑某等人强行留宿于被告人高某某的住宅内,并用床堵住房门以限制其人身自由,该行为涉嫌非法拘禁犯罪。
    据被告人供述,及证人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证言,被害人滑某等人从千秋家电维修部回到被告人高某某住处后,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亦达到了高潮。被害人滑某等人先以第二天再去看空调为由自行入住被告人高某某的住宅,并在当晚用床将房门堵住以限制被告人高某某的人身自由(“滑某怕高某某夜里跑了,把床堵在门口”---证人郑某某证言)。可见,被害人滑某等人的行为严重剥夺了被告人高某某的人身自由,其行为符合非法拘禁犯罪的客观要件。
    证人小张于2007年3月15日证实:因为滑某怕这个(高某某)跑了,我们就把床搭在门口,把门堵上了。(卷27页)
    证人郑某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滑某怕高某某夜里跑了,把床堵在门口。
    证人东子于2007年2月13日证实:我们怕那个小伙子跑了,就让他和郑某某在里屋睡,我和小张、滑某把床搬到房子的大门那,就在客厅里睡的…(卷41)
3)被害人滑某等人对被告人高某某进行言语威胁、恐吓。
    根据被告人高某某,及证人小张、东子、郑某某等人证言,案发前被害人滑某、小张、郑某某、东子等人在被告人高某某住处,对被告人高某某施以言语威胁、恐吓:“要是没有就暴打一顿,…然后送派出所,这个人还说轻了用板砖砸,重了用砍刀砍……”(被告人供述,卷119)、 “我们要将你暴打一顿,再送派出所”、“不行就弄之、办之”(小张证言,卷21页)、“滑某…说今天晚上你要是跑了,只要你不跑出天津市,我们就能找到你。(东子证言,卷43页)。正是由于被害人滑某等人的威胁、恐吓,导致被告人高某某因恐惧而心生恶念:“我就是生气,他们说要打我,我害怕被打,就用刀捅了滑某。”(卷100),从而引发本案。
①被告人高某某供述:
    2007年2月13日:他们认为我不诚实,说我圆滑,王姐对象说他是二进宫的,还说他不是拿话压我…那个岁数大的男的说明天有最好,要是没有就暴打一顿,…而且还送派出所。(卷119页)
    2007年2月14日:他们威胁你了吗?威胁了,滑某说他是二进宫,还说他不是拿话压我,他的一个朋友还说空调有最好,要是没有就暴打一顿,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然后送派出所,这个人还说轻了用板砖砸,重了用砍刀砍……
②证人小张证言:
    2007年2月13日:滑某和高某某要钱时,我就在屋里溜达,并用吓唬的口气说:“不行就弄之、办之”,从旁边给高某某压力。(卷21)
    我还对高某某说:“这事没有,如果你把空调机卖了,我们要将你暴打一顿,再送派出所……(卷21-22页)
    2007年3月15日:我们当时说的“不行就弄”的意思就是不行就把那个人暴打一顿,就是吓唬他记得交房费,不行就暴打一顿送派出所。(卷29页)
③证人郑某某证言: 2007年2月13日:……在吃饭的时候小张说过要是以前就得把高某某先暴打一顿,然后再向他要钱…(卷36页)
④证人东子证言:2007年2月13日:就记得滑某跟高某某在昨天晚上吃饭时说今天晚上你要是跑了,只要你不跑出天津市,我们就能找到你。(卷43页)
    综上所述,被害人滑某等人以索要房租、查看空调为名,非法限制、剥夺被告人高某某的人身自由,并对被告人施以言语威胁、恐吓,其行为符合非法拘禁犯罪的主、客观要件,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2、被害人滑某、小张等人强行留宿于被告人高某某住宅内的行为涉嫌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
    根据被告人高某某供述及证人小秀证言,被告人高某某自2006年3月2日租住涉案房屋,截至案发时其已在该房内居住生活近一年,该房屋显然属于被告人高某某的经常居住地。那么在其承租期间,该房屋就属于被告人高某某的合法住宅,其依法享有的住宅和个人生活不受侵扰的住宅安宁权,并有权排除他人的非法干涉,包括房屋所有人的干涉。
    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在房主小秀离开后,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亦未征求被告人高某某同意的情况下,便以明天看空调为由非法进入被告人高某某所承租的房屋内,并在该屋内吃喝、留宿,其行为严重妨碍了被告人高某某的生活安宁,亦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 “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之规定,涉嫌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 
1)主观方面,被害人滑某等人具有侵入他人住宅的犯罪故意
    依照《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之规定,非法侵入住宅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侵入或不退出行为,违反了权利人的意思,或破坏他人住宅的安宁,而积极侵入或消极不退出。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作为社会阅历丰富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显然能够意识到其未征得被告人高某某同意,便自行购买酒菜至被告人高某某屋内吃喝、留宿,并将房门堵上的行为违背了住宅权利人高某某的意思,是破坏被告人高某某住宅安宁权的行为,但被害人滑某置被告人高某某的意愿于不顾,强行留宿于被告人高某某的住宅内,可见其主观上具有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故意。
2)客观方面,被害人滑某等人实施了非法侵入他住宅的行为。
    依照《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之规定,非法侵入住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违背住宅内成员的意愿,或者没有法律根据,未经住宅权人同意、许可进入他人住宅,以及不顾权利人的反对、劝阻,强行进入他人住宅。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未经被告人同意、许可,在违背被告人意愿,亦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自行进入被告人高某某的住宅内,并强行留宿,故其行为完全符合非法侵入住宅罪的客观表现。
综上,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在没有法律依据,且明知违背被告人高某某之主观意愿的情况下,未经被告人许可,自行进入其住宅,并非法留宿,该行为严重侵犯了被告人高某某的住宅安宁权,涉嫌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
3、被害人滑某等人实施上述非法行为的理由不能成立。
    辩护人注意到,本案被害人滑某、小张等人实施上述行为的理由在于“防止高某某逃跑”,然辩护人认为该理由不能成立。
1)房主小秀持有被告人高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手机号码,其可以随时找到高某某。
    由于房主王秀青持有被告人高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手机号,那么即便被告人将空调变卖后逃跑,小秀完全可以凭身份证和手机号找到被告人高某某,而被告人高某某显然亦能认识到此点,故被害人滑某等人“防止高某某逃跑”的理由不具有合理性。
2)被告人高某某已缴纳2007年3月2日至5月2日的房租2000元,而涉案空调仅值1800余元,故被告人高某某不存在逃跑理由。
    根据本案证据材料,被告人高某某在案发前缴纳了2007年3月2日至2007年6月2日的房租2000元,而涉案空调价值1800余元(高某某以600元的价格变卖),权衡利弊得失,被告人高某某不具备逃跑的可能。
3)即使被告人高某某将空调变卖,被害人滑某等人完全可以采用公力救济手段,而不应采取非法的私力救济手段。
    依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只有在情势紧迫而又不能及时请求国家机关予以救助的情况下,行为人才能实施自助行为,对他人的财产或自由施加扣押、拘束或其他相应措施,且其行为必须符合法律规定。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在怀疑被告人高某某将空调变卖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采用报警等诸多公力救济手段,而不应采用非法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被告人住宅的私力手段。
    综上,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非法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被告人住宅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对本案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
4、被害人滑某等人的重大过错导致被告人高某某实施犯罪行为。
    如前所述,被害人滑某在本案中存在重大过错,其伙同他人非法限制被告人高某某的人身自由、非法侵入被告人的住宅,并对被告人实以言语威胁,使得被告人本是正常的社会心理因被害人的非法行为逐渐演变为犯罪心理,诱使其用犯罪行为进行反击:“要是给他扎伤后,送他去医院,他们这些人可以离开我的租住处了。” (卷120)、“我就是生气,他们说要打我,我害怕被打,就用刀捅了滑某。”(卷100)。
故被害人滑某等人的言行在整个案件发展的过程中起着不断推动和强化被告人犯罪动机并实施犯罪行为的作用,最终直接诱使被告人实施了加害行为。
5、被害人滑某存有重大过错,对被告人高某某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
    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刑事案件中,“被害人过错”的判断对于确定量刑幅度具有重要意义。虽然我国刑法没有明文规定“被害人过错”可作为量刑情节,但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下称《纪要》)提出,在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件中,“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显示出将“被害人过错”与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等量齐观的观点,很快被各级法院作为酌定量刑情节广泛运用,且不局限于上述两类罪名和判处死刑的案件。本案被害人滑某等人对被告人高某某实施了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非法侵入其住宅的行为,并对被告人实以言语威胁、恐吓,最终诱发本案。因此,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被害人存在的重大过错,对被告人高某某从轻、减轻处罚,否则势必会引起司法的不公正及对犯罪人的不公平。
(二)被告人高某某具备自首情节,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
    根据《刑法》第67条之规定,自首需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两个要件。通过分析本案卷宗材料,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高某某具备自首的两个要件,构成自首,应依法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此情节亦得到公诉机关的认可。
1、被告人高某某自动投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8号)(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之规定,所谓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依据某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报警记录(卷61-72页),本案被告人高某某在犯罪事实未被司法机关发觉得情况下,先于在场证人小张等人拨打110报警电话、120急救电话(被告人拨打110的时间为2007年2月13日6时11分、6时35分,拨打120的时间为6时16分;证人小张等人拨打过110报警电话的时间分别为:6时21分、6时33分、6时45分、7时),并明确告知接警员是其将对方捅伤(见卷67页)。随后被告人高某某又协助120救护人员将被害人送往医院抢救,并在医院等候警方的到来。可见其行为完全符合《解释》关于自动投案的规定。
2、被告人高某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根据《解释》第一条:“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之规定,构成自首的第二个要件系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即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本案被告人高某某在自动投案后,向侦查机关如实供述了其全部犯罪事实,未作任何隐瞒。故其行为符合《解释》关于成立自首需如实供述的要求。
    综上,本案被告人高某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符合《解释》关于自首的规定,故应依《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三)被告人高某某属于自愿认罪的被告人,应依法从轻处罚。
    投案后,被告人高某某始终抱着悔改服罪的正确态度,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今天的庭审中,被告人高某某又当庭表示认罪,且几乎未作任何辩解。故辩护人恳请合议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之规定,对被告人高某某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以体现2006年在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上《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所提出的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
二、被告人高某某具有酌定从轻处罚之情节。
(一)案发后,被告人高某某积极抢救被害人
    根据某120接警派车出车单记载(卷60页),被告人高某某于2007年2月13日6时16分拨打120急救电话求救,后又协助救护人员将被害人滑某抬上救护车并送往医院抢救。虽然被害人滑某最终因抢救无效而亡,但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被告人高某某积极抢救被害人的情节,对其酌情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高某某积极委托家属从经济方面积偿被害人家属。
    本案被告人高某某在辩护人会见其时,一再表示将从经济方面补偿被害人家属,并已委托其亲属代为筹款,故辩护人恳请合议庭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 “被告人已经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之规定,对被告人高某某从轻处罚。
(三)被告人高某某系初犯、偶犯,且其犯罪的主观恶性不深。
本案被告人高某某此前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系典型的初犯与偶犯,故其可改造性较大,再犯可能性相对较小。且本案被告人是在遭受到被害人的言语威胁、非法拘禁的情况下,临时起意、激愤杀人,故其实施犯罪的主观恶性不深。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高某某的罪行固然为法律难容,理应惩罚,但毕竟惩罚并非目的,适用刑罚是为了改造犯罪,而改造的难易则是由被告人的主观恶性所决定的。本案被告人高某某具有自首、认罪、悔罪、初犯、偶犯等诸多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之情节,且本案被害人对案件发生存有重大过错,故辩护人恳请合议庭从惩罚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出发,对被告人高某某从轻、减轻处罚,以达刑罚之感化、教育功效,同时亦体现我党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某人民法院                    


上海刑事辩护办公地点
联系我们
手机: 18917900070
邮箱:xingxianzhong@vtlaw.cn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32层
微信:18917900070 (刑事律师)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上海刑事辩护网  沪ICP备2020033546号-2